首页www.ag8.com亚游集团|HOME
搜索: 标题内容作者
阅读新闻

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与当代世界社会主义

作者: 来源: 日期:2009-05-30

  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与当代世界社会主义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作者:高桂云 戚桂锋


  苏东剧变后,资本主义开动强力的意识形态宣传工具,极力妖魔化社会主义。一时间,资本主义仿佛再不是被马克思早已科学揭示了的已成为生产力发展桎梏的正被社会主义所取代的落后生产关系,而是万世不易的千年王国。历史总是无情的,仅仅17年后的今天,华尔街金融风暴宣告了以私有化为核心的新自由主义的破产,拉开了70多年来西方资本主义最大经济危机的序幕。就连英国路透社也在2008年10月15日的报道中说:随着华尔街金融危机的爆发,我们过去熟知的资本主义正濒临末日,马克思当年的预言也得到了验证。尽管时下我们还无法准确评估这场经济危机对两种制度的深远影响,但它无疑与每一次经济危机一样都会削弱资本主义力量,推动社会主义的新发展。在至今仍被资本主义主导的世界体系里,当下的经济危机正在为我们提供看清资本主义的本质、正确看待和推进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历史进程的难得机会,本文意在借用马克思主义这双慧眼透过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窥视当代世界社会主义全貌,展望当代世界社会主义的未来。
  一、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充分验证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
  时下,由“次贷危机”导火索引爆的这场美国金融危机已演变为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随着灾难性后果的不断显现,资本主义辩护士们慌忙宣布“透支消费”、“监管缺位”、“政策失误”、“低估风险”和“金融创新弊端”等为这场经济危机的真正元凶并加以惩治。然而,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这些只不过是表面原因,真正的根源是资本主义制度和它的内在矛盾。让我们从经济危机的产生过程来看个究竟。古典危机的产生流程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内在矛盾——两极分化——有效需求不足——生产相对过剩——经济危机——销毁财富、淘汰过剩生产能力——回到起点。现代危机的产生流程是:资本制度的内在矛盾——两极分化——有效需求不足——生产相对过剩——透支消费(包括政府透支经济和个人透支消费)——违约率上升——经济危机——淘汰过剩生产能力——回到起点。对比以上可以看出,资本主义的古典危机与现代危机并无本质不同:都是生产相对过剩的危机。区别在于:在古典危机中,生产相对过剩直接表现为有效需求不足,商品卖不出去。而在现代危机中,通过增加透支消费、违约率上升两个环节,一来延迟了危机;二来生产过剩不再直接表现为有效需求不足,而是表现为有效需求旺盛,甚至表现为有效需求“过度”(“透支消费”、“寅吃卯粮”)。对此赵磊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从古典危机演变为现代危机,只不过是把皮球从供给方踢给了需求方,把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的爆发从当下推到了未来。”不过这样一来,不但危机的本质掩藏得更深了,而且资产阶级成功地把对他们的道德谴责转嫁给了老百姓,真可谓一石二鸟。不难看出,事实上不管出于何种目的,“监管缺位”、“政策失误”、“低估风险”和“金融创新弊端”客观上正是为了或便于“透支消费”而“缺位”、“失误”、“低估”、“存弊”的。众所周知,引发次贷危机的所谓次级贷款是指那些放贷给信用品质较差和收入较低的借款人的贷款,由于贷款人的信用等级比较低,所以用“次”这个字眼,它的违约可能性极大,本身潜藏着危机,这些显然不是秘密的常识难道是银行发贷时所不清楚的?明知后果还要做,出了问题又拿“监管缺位”、“低估风险”等来敷衍能说得通?20世纪30年代的大危机导致了凯恩斯革命,即政府干预投资和刺激个人消费,实质是推动政府和个人共同消费以化解“生产相对过剩”的矛盾。当下西方国家为应对“次贷危机”采取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国有化等措施与凯恩斯时期采取的措施并没有什么本质不同,甚至成效还在下降。这一切告诉人们,不管是个人还是政府“透支消费”都不能根治“有效需求不足”,在资本统治的制度框架内,任何举措都不可能根除“生产相对过剩的危机”。正如马克思所言:“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现今美国只需一家大的汽车公司开足马力生产,就能满足世界一年的汽车需求量——作者注),好像只有社会的绝对消费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马克思认为,如果拒绝从生产关系上去进行调整,那么“所有解决这个危机的方法,都是将来加深危机的所在”。因此,按照马克思的逻辑,只有用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实现生产关系的根本变革才是治本之策,而这恰恰是那些时下正捧读《资本论》的短视的西方主流经济学家和政要们所不愿承认和看到的。
  二、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必将推动世界社会主义新发展
  (一)经济危机将极大地削弱资本主义的力量和影响力。世界银行的报告称,全球GDP增长率将从2008年的2.5%下降到2009年的0.9%,全球经济正在从发展中国家带动的“长期强劲增长”转变为“严重的捉摸不定”……面对70多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世界经济在2009年会急剧减速,美国、西欧和日本处于衰退之中。国际舆论调查机构PRC分析认为,美国爆发的金融危机很有可能引起新一轮“反美主义”的爆发。它以全球24个国家为调查对象进行了一项为期1个月的调查,近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国家的人民都认为美国对他们国家的影响是负面的。除美国外的其他 23个国家中,有50%的受访者表示美国在世界上的负面影响多于正面影响。就连美国的忠实盟友——英国,也有72%的人对美国表示不满,同时他们认为美国对自己国家造成了巨大的负面效应。国际咨询集团加登罗斯科普总经理戴维?罗斯科普表示:“全球新反美主义的出现与华盛顿部分人士的做法有着密切联系。因为这一小部分人把世界上多数人当作替罪羊,自己却从中牟取暴利。
  (二)经济危机帮助世界人民认清了资本主义的真面目从而坚定地走向社会主义。在美国着名学者大卫?施韦卡特看来,资本主义有着不平等、失业、过度工作、贫穷、缺乏民主、生态环境恶化等无法修复的缺陷。德里达则一下子列出了失业等十个资本主义无法愈合的伤口并反反复复地说当今资本主义世界“病得非常厉害,一天不如一天了”。而在经济危机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劳动群众认识到了资本主义的种种严重弊端和经济危机的宿命,只是苦于“无可替代”,要知道20世界30年代大危机时上百万的美国工人群众可是打着“学习俄国佬”的标语上街反对资本主义的。
  (三)经济危机必将激化资本主义劳资矛盾从而推动社会主义的发展。据路透社报道,最近的一项舆论调查显示,60%的德国人和64%的法国人认为今后欧洲的经济状况还会更加糟糕。”经济衰退点燃了人们的不满情绪,希腊大规模“骚乱”不但使希腊全国陷入系统性的危机之中,法国、德国、俄罗斯等国的希腊使领馆也相继遭遇示威抗议,而且还随着金融危机带来的不安情绪波及到欧洲其他国家,甚至有欧洲“愤青”打出了“欧洲革命”的口号。英国有的网站还呼吁民众学习希腊人上街,并刊登了题为“焚烧银行,现在是向整个欧洲扩散革命的大好机会”的激进文章。
  (四)经济危机扰乱了西方国家正在实施的“和平演变”计划。西方受到“苏东剧变”的鼓舞,正在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全面推行“和平演变”计划,并已收到一定预期效果,如果不是这次经济危机的“适时”爆发,觉醒了的广大人民群众逐渐识破了资本主义“和平演变”代理人的欺骗伎俩和丑恶嘴脸,后果难以设想。不仅如此,经济危机还将沉重打击一度泛滥的民主社会主义思潮,也使一度喧嚣的所谓“普世价值”越来越没了市场。
  (五)经济危机的反面教员作用还将对一些国家产生有利于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直接影响。一些国家由于历史的、现实的种种原因,受压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一些则正在为作出怎样的选择而斗争。无疑,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背景下,古巴、朝鲜的社会主义将更加稳固,委内瑞拉21世纪社会主义运动的步伐将更加坚定,尼泊尔、印度的共产主义运动的星火或将燎原。
  三、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背景下的世界社会主义展望
  中国60年的社会主义建设成就为世界所瞩目,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必将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越走越宽广。而古巴、朝鲜不但顶住了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的强大压力,站稳了脚跟,而且经济和社会发展也取得了很大成就。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近几年古巴发展的速度很快,GDP增长每年都是8到9个百分点,有时达到10%,发展势头良好。当然,社会主义是前无古人的事业,前进中也会出现这样那样的失误甚至严重错误,各国共产党正不断总结经验,走出自己的特色。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总结正反两方面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各社会主义国家一定会为苦于“无可替代”的西方各国人民树立可替代的社会主义榜样。
  以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为代表倡导的拉美国家21世纪社会主义运动蓬勃发展。在饱受新自由主义危害后,近年来,拉美左派纷纷上台执政。主要有激进左派委内瑞拉查韦斯政府、玻利维亚莫拉莱斯政府、厄瓜多尔科雷亚政府等;温和左派巴西卢拉政府、智利巴切莱特政府、乌拉圭巴斯克斯政府等;介乎二者之间的阿根廷基什内尔政府和尼加拉瓜奥尔特政府等。2004年10月前后,查韦斯实现了由主张发展“具有人道主义特色的资本主义”到明确放弃第三条道路,把“21世纪社会主义”作为委内瑞拉的发展方向的重大思想转变。他指出,“资本主义无法从内部实现自我超越,超越资本主义的道路只能是社会主义、正义和平等”;“我们不可能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实现我们的目标,也不可能走一条中间路线……我们必须建设21世纪社会主义”。为此,在政治上开始建立统一的革命政党;在经济上加强对战略部门的控制,特别是加速实施在通信、电力及石油等战略部门的国有化;对外关系领域公开反对美国倡导的美洲自由贸易区(ALCA)建议,积极推行“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ALBA);在意识形态上加强思想和舆论领域的斗争并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
  以尼共(毛主义)为代表的第三世界国家社会主义运动方兴未艾。在十多年军事斗争成果的保障下,2008年8月18日,尼共(毛主义)主席普拉昌达以高票当选尼泊尔总理。这一阶段性胜利鼓舞着第三世界国家的革命人民。普拉昌达在当选总理后首次接受BBC尼泊尔分社记者采访时强调,“我们的目标是共产主义毫无疑问,我们会力图通过把民主共和国制度化和通过像选举那样的法律途径建立人民共和国。一旦我们实现了那一目标,我们将会为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努力。我相信宪法将会为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开辟道路。”印度社会主义运动渐成气候。目前印度的三个共产党分为两派,其中,印共和印共(马)各有60万和80万党员,主张通过议会合法斗争和平掌握政权,逐步过渡到社会主义,这两个党现在在议会中共有48名议员,印共(马)还在西孟加拉邦、喀拉拉邦和特立普拉邦执政达30年之久;印度共产党(毛泽东主义)[由印共(马列)和印共(毛)于2007年1月到2月间召开的印度共产党(毛泽东主义)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合并而成],主张暴力革命,通过农村游击战包围城市夺取政权,现有党员两万名左右,掌握有几万游击武装队伍,活跃在全国150多个地区,全国约有1/4的地区、超过l.7亿人处在他们的影响之下。
  美英法德日等老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运动暗流奔涌。美国共产党和共产主义运动一直是较弱的。究其原因,一是由于美国的资产阶级具有丰富的统治经验,思想和政治上的控制和镇压比较厉害,所以限制了美共和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二是美国大资产阶级通过掠夺世界人民的财富,使本国人民的生活水平相对较高,致使美国的公众包括某些得利的知识分子的阶级意识和进步觉悟有所弱化。恩格斯曾指出英国资产阶级用从殖民地剥削来的钱收买英国工人贵族。美国的劳联、产联也有类似的情况,这样就容易麻痹工人群众。相比之下,欧洲共产党和共产主义运动就比美国发展得好。以此看来,美国共产党能有效开展工作并发展了15000名党员实属不易。在当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处于低潮的情况下,日本共产党的力量不但没有削弱,反而在不断发展壮大,近一年来,日本共产党平均月增1000名新党员。日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志位和夫说,日共现有40多万党员,26000多个地方支部,在日本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各有20个议席,在地方各级议会中有4400名议员,有10名日共党员当选为市以下地方政府的首长。日共机关报《赤旗报》发行230多万份,在群众中有很大影响。
  2008年11月21—23日,包括法国、英国、丹麦、比利时、意大利、西班牙、芬兰等欧洲共产党在内的来自55个不同国家的65个共产党在巴西圣保罗召开了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第十次国际会议。会议认为,当前的经济危机揭示了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社会体系的局限性,表明共产党人需要经由革命的方式来推翻它。会议最后通过的《圣保罗宣言》强调,在资本主义危机面前,“社会主义才是替代选择”。马克思主义揭示了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但是历史发展从来不是直线式的。我们坚信,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必将推动已逐渐走出低谷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迎来高涨和复兴。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相关新闻      
热门评论